首页 >> 文学评论 >>文学评论 >> 人性意蕴解读 ---读赵欣新作《我的朋友叫橙子》/ 刘利凤
详细内容

人性意蕴解读 ---读赵欣新作《我的朋友叫橙子》/ 刘利凤

时间:2018-10-01     作者:刘利凤【转载】   来自:吉林日报


作家赵欣是近几年吉林省小说创作领域里出现的一匹黑马,其作品大多反映普通人甚至是小人物的工作、生活和爱情等,作家从不刻意追求宏大叙事,也很少运用花哨的技巧、故弄玄虚,只在平凡小事地平铺直叙中,靠故事本身所蕴含的现实意义来吸引人、打动人,体现出了一种直接、“硬派”的创作风格。其短篇小说字数不多,内涵体量却很大,在有限的篇幅里,作家巧妙地展现出时代的特征、社会的热点、生存的艰辛与人生的困顿……最难能可贵的是在一人一事的琐碎叙事中能准确刻画人物内心细微的变化、矛盾心理、困惑无奈、欢然欣喜,由浅入深,一点点地突出人性的复杂,从而塑造出一个个真实、立体的人。《我的朋友叫橙子》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一部作品。

《我的朋友叫橙子》发表于《北方文学》2018年4期,讲述了一个人和一条狗的故事。主人公是很难用“好”“坏”来评定的男性形象:他失掉工作,中年鳏居,以写故事为生,在空虚寂寞中过着死水微澜的生活。偶然遇见一只松狮犬,对他一见如故,男主人公给狗起名“橙子”,两者很快成为挚友,但是在橙子的主人破产以后想把狗送给他养的时候,他却最后放弃领养橙子。从题目看,似是写了一条叫橙子的狗,但实际上主人公与橙子相遇、相识、相处的过程是人和狗的本性的一场相互映照,在真实的生活镜像中突显了复杂多变的人物内心,折射出丰富微妙的人性内涵。

在小说的开篇,作者并未让橙子直接出场,而是通过一些琐事展现男主人公的生活状态和性格特征:他是一个守旧的同时又是一个生活在自我封闭环境中的人,他常忽视外界变化,女儿曾责怪他春天来了都不知道开窗子通风换气。生活中除了女儿偶尔回来看看他,他跟亲戚朋友都没有来往;小区里有一个主动与他交谈的保安,他却觉得身份地位不同而不愿意搭理人家;这个孤单且孤独的人,即便是生病发烧到39度,也只能自己去诊所治疗。虽然他也渴望有个伴侣,认为“两个人吃饭总比一个人有意思”,但他与几个女友相处都是有“贼心”无“贼胆”:女友黄女士一说将来要他给孩子帮忙结婚、找工作,他立马警觉,并无下文;鲁女士主动进入他的生活,他又对原有生活秩序被打乱而感到不适甚至是厌烦,交往几次也断然结束了。他还是一个特别怕麻烦的人:游泳嫌清洗泳具麻烦,找对象谈恋爱怕两个人生活麻烦。凡事一旦遇到一点阻力或者麻烦他就会选择逃避、放弃,比如锻炼身体,因为一起游泳的老杨躲避他,他的动力就耗尽了。此外,他还很会给自己的薄弱意志找理由比如,锻炼由一天两次改为晚饭后一次,理由是锻炼还是循序渐进得好,后来锻炼因为膝盖疼,因为外界气候不好,最后竟然终止了。

在小说的前半部分,作者不动声色的把这些细节一一展开,表像上看是一个个琐碎、孤立的生活片段,但实质上却交代了主人公人性的尴尬与人格的缺憾:他是一个孤独的、自私的、渴望朋友却害怕担当的人。这些都让他后面跟一只狗成了朋友变成顺理成章的事,因为与人交往有这样那样的不确定性,有风险、失望、厌烦,不可判测,(游友老杨不知为什么就突然躲避他了;保安对他自来熟,跟着瞎参合他的事;被年轻的李女士欺骗,恋爱以报警收场,招人笑话;鲁女士表面上高雅端庄,实际上俗不可耐……)以及需要迎合和承受不快、无辜、难言的愤怒等等,这一切让这个有些懦弱、孤独、清高的中年男子不得不一步步退回自己的空间世界,最后留下的一个出口只能是一只跟他天然有缘的狗。

从主人公第一次遇到橙子,橙子就对他一见如故,表现出对主人公的热情、真诚、欢喜,它竟然欢快地摇起了尾巴”,当主人吆喝了一声,它就垂下尾巴,跟着主人走了,走了一段路,又回头看了一眼。”以至每次见到橙子,它前爪搭在矮墙上往外探身,尾巴车轮一般摇动着,望着主人公,嘴里发出嘤嘤的声音,有时候还特别亲近的舔着主人公的脖子和脸,即便是有一次因为女友鲁女士嫌狗脏不让男主人公接近橙子,它也不计前嫌,再相见时依然和男人亲热如故橙子频频把一只爪子搭在我手掌里,似在安慰我说,无所谓的”。

每次与橙子交流,橙子都会给予热烈地回应,每次听见他来时,橙子都特别地开心和热情,这种被需要、被热烈回应并且不需要付出很多,也没有麻烦的友谊,给主人公带来了前所未有地愉悦。尤其是在有了与人交往并不融洽、愉快的经历之后,橙子带给他的快乐是非常珍贵的。来自心底的欢喜和牵挂,让他的生活有了寄托,突然进入到他生活的这只狗暂时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然而,这段友谊中相对于橙子的单纯与执着,男主人公在与狗交往的过程中,态度却是复杂多变的,这种人狗友谊带来的快乐也是非常短暂的。第一次见到橙子对他十分热情,他感到惊讶却不敢靠近;第二次见面,发现狗认识他,惊喜万分,想触摸它,又急忙缩回。和橙子始终如一的坦诚与敞开相比,他的内心却一直充满了戒备和猜疑,怕狗认错人,怕狗对谁都热情,最主要的是怕狗咬他;第三次见到橙子才开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橙子,后来看见橙子对保安不友好,他又吓得三四天都没敢摸橙子;而当女友表示不喜欢狗时,他竟然从橙子身边走过而没有看望橙子。虽然每天与橙子见面是件快乐的事儿,但这种交往的幸福感是来自他不需要负任何责任的前提下的,所以,后来想要领养橙子的他,在网上查到养狗会有很多麻烦时,本性所致他又毫不犹豫地选择了逃避。他性格核心和人性本质的自私,使他很快就选择了放弃领养橙子,而当他狠心按下手机关机键,不再接听橙子主人的电话的瞬间,无疑又把自己关进封闭的状态。

在人狗相处的过程中,我们不难看出狗一直表现出狗的单纯本性——对朋友热情、忠诚、温和友好、执着。但是人在很多时候就不稳定了,男主人公的自私、懦弱、冷漠、不想对他人负责任、不想给自己添麻烦的本性和心理,在狗面前展露得清清楚楚,与天性纯良的狗恰恰形成刺目的对比。但小说到此并未结束,因为作家在塑造这个人物的时候没有仅仅停留在描写一个自私的男人的层面上,在文中很多细节上我们还可以看出,主人公也是一个善良的人,尤其是对待橙子上,比如他每天都去看橙子,跟狗对话,给狗食物。甚至第一次橙子的主人说要把狗送给他时,冲动之下,他也是满心欢喜地要接纳橙子的;他放弃领养橙子后,看到橙子主人家房子卖掉,而橙子也不知去向时,他“内心里什么东西回落下来,又觉得隐隐的愧疚”脑子似被抽空,茫然中残存着那么一丝丝痛感”。这些细节从另一个层面又丰满了这个人物形象,更深刻的揭示出人性的复杂。小说结尾写道他听到门外有响动,虽然没看到人,但他还是开了门,橙子如一道闪电扑了进来,带着友谊和希望,这闪电照亮男主人公波澜不惊的生活,也击中他麻木冷漠的心,接纳的大门在小说末尾最终还是被人自己打开。人最终“没有放过人性的光亮,也未曾放弃过对人间正道的指认和对爱与暖的期许。”(董小语《俯拾芸芸众生的精神标本》)作者巧妙地在此处流露出自己的情感评价与呼喊:人的自私、利己、冷酷是人类最危险的敌人,是人把自己封闭、孤立的根源,要突破这种困境还需要人自我的反思与接纳,而橙子在小说里也不只是以一只狗的身份存在,它还是一面镜子,在与人的交往中映射出人性和灵魂的复杂与真实,同时它也以自己的赤诚唤醒人性之光的破云出雾。如果可以过度解读作品的话,我们更希望橙子这个名字是“诚子”的谐音,是赤诚之子,是单纯、忠厚、执着的化身。这面唤醒人们赤诚之心的镜子,这道照亮人心的闪电,它值得男主人公自豪地说“我,有朋友,我的朋友叫橙子!”

 中肯地说,如果细读小说,你会发现《我的朋友叫橙子》确实是一篇经得起推敲的佳作,一方面在内容上作家用琐碎的事件客观展现了现实的世俗化和生活化,写出了现实生活的本真形态;另一方面,塑造的人物也很真实、很接地气,在现实生活中的确有很多像小说男主人公这样让人爱不上恨不起的小人物存。小说男主人公虽不是显著的个体,但他身上具有很多普通大众具有的特征,作家以见微知著的方式,展现生活中真实的人,从男主人公身上我们不难看出作家想要揭示人的自私、懦弱、缺少担当的勇气是今天这个社会很多人,身处孤独,难有朋友的根源之一。正如董小语在《俯拾芸芸众生的精神标本》中说:“作家似乎正是想通过这样一群普通人的群像,呈现一个时代小人物的喜怒哀乐,并且不经意间零星向你透露一个时代的精神困境和人性断面。” 《我的朋友叫橙子》中的这种深入揭示无疑会触发读者对现实生活中的自我进行反思,对不和谐的人际关系进行修正,这也正是这篇小说的现实意义之所在。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