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 北山,北山/顾敬堂
详细内容

北山,北山/顾敬堂

    16岁,吃了父亲一记老拳。无语凝噎半宿,动了离家出走的念头。第二天一早,在军挎里装了行走江湖的事物:一把月牙斧,一本日记,一块二毛钱。先去委托同学请了假,然后决定先去北山公园走走,思考一下路在何方。

    时年,白山市在公园半山腰修建了四保临江纪念碑和松涛亭,绿树掩映,空气清新。爬了几百个台阶,登上松涛亭极目远眺,整座小城尽收眼底,此时薄雾未散,旭日初升,鸟鸣阵阵,花气袭人。站在亭子上阑干拍遍,两腋生风,顿觉生活如此美好,心中块垒一扫而光,捱到中午放学时间,厚颜无耻的回家了。现在想来,托人请假时,已经给自己留了退路。

23岁,喜欢上一个女孩儿,住在北山脚下。每到周末晚上,就约她出来围着北山转,谈天说地谈梦想,累了就在纪念碑下坐一会儿。空山寂寂,月色撩人,不知不觉天色就亮了。依依惜别之后,强打精神去饭店继续工作,一道菜装进盘中,对着服务员大吼一声:“睡觉!”实在困的狠了,原本我是想喊“上菜”的。

纪念碑下也许真不是一个适合谈情说爱的好地方,那个有风吹过的夏夜,如镜子般连同那段情感一起破碎,折射出千百个日夜的遗憾。从此,好多年不敢再登北山。

一个中秋,吃罢月饼,心血来潮,在群里召唤同学:月圆之夜,北山之巅。啤酒一箱,共尽余欢?很快有同学响应。约好接头地点,带着熟食,扛着啤酒向漫长的台阶爬去。

一众人气喘吁吁的在台阶上面的一张石桌前坐下,放下啤酒,罗列出花生猪手烤鱼片。实到人数四男一女,有两位同学放了鸽子,临时有事爽约了。大家也不以为意,只是掏出手机,翻出二人照片,恭恭敬敬地摆在石桌中间以示尊重。

    同学王十一郎玩的入了戏,用手蘸着酒指天画地,念念有词,唯一的女生小鱼不见得怎样,倒是他自己后来玩的害怕了,身后有风吹草动的时候总忍不住回头看,怀疑招来了什么。

    月亮还没升起,稀稀落落的路灯幽怨的站在远处,山脚下的城市灯火闪烁,看上去很温馨的样子。没有杯子,我们对着瓶口灌啤酒;山中光线幽暗,根本分不清桌子上摆的是什么菜,夹到什么全是随机。我运气不好,夹了一丝疑似牛板筋的事物放进口中咀嚼半天,觉得弹性过于可疑,吐出来研究许久,终于确定这家伙是捆绑一次性筷子的皮筋。

    月亮扭扭捏捏爬上来的时候,大家兴奋起来,一起对着它伸着脖子学狼叫,正在从台阶向上爬的一对情侣停在半路,犹豫了半天,明显怀疑我们的人品,终究转身钻进树林里去了。

    “神拳李永春”开始了他一贯的怪咖秀,扯着嗓子唱到:我在这里欢笑,我在这里哭泣,我在这里获得也在这失去。北山,北山……整个公园被他弄得阴风阵阵,虎啸猿啼。

    不觉间一箱啤酒被喝得一干二净,小鱼开始催促各回各家。大家纷纷收拾了垃圾,怪声怪气的唱着歌下了台阶,按说五音都全,只是没人好意思一本正经的抒情,趁着没回到文明社会,难得有个不打扰别人的地方释放一下兽性。

    下到山脚,忍不住看向山腰另一边的纪念碑,明月皎皎,亮如白昼,刚才两位中途转弯的小情侣正坐在纪念碑下,很亲昵的样子。神拳李咏春是个喜欢招惹是非的家伙,他兴致勃勃地提议:“这么点小孩儿就搞对象,咱们去吓唬吓唬他们!”

    “你自己去吧,那个小男生带着刀呢。”我边拉着他向前走边说道。

    李大侠不肯相信:“你怎么知道?”

    我微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恍惚之间,放佛看到了二十年前的自己。


【作者简介】顾敬堂,1974年生,故事作者,兼写散文、诗歌、剧本、小说。2012年迄今,在全国故事杂志发表作品一百余万字;曾于《扬子晚报》刊登系列专栏散文十余篇;多部栏目剧被《吉林卫视.乡村频道》搬上银幕;数次获得全国性征文“特、一、二、三”等奖。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