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 临巅遐思/陈晓雷
详细内容

临巅遐思/陈晓雷

文章转载自《人民日报》2019-11-16 


临巅遐思

陈晓雷

  六月上旬,我从云南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回来,还未来得及回味那片浓浓的绿色,一转身又走入长白山的莽林中。这座曾经多次登临的山,这片曾数次融入的绿,再次让我有了鱼游于水般的自在。

  再次走进这座绵延不绝的长白山,我仿佛一并触碰了北方丰姿多彩的山区四季。我们从西坡登临长白山,连乘车加步行,不足三小时,由炎夏一步跳出,猝不及防间,又一步沉入寒冬……

  我们的登顶行程,可形象地概括为“以四极对应四季”。

  第一极——走平原。东北平原的田畴,豆苗扑地,玉米盈尺,杨柳遮阴,满目绽绿,望不尽的旷野,拥揽着苍莽的山峦,回眸远方的地平线,似乎都向它投来温馨、敬畏的目光。

  第二极——上苔地。山野中,绿渐淡,地渐黄,阳坡已融雪留痕,阴坡仍残雪固守,缓坡圆润的黑褐色山体,与片片椭圆形积雪对比强烈,那圆套圆的黑白曲线,看上去很像西方现代派的绘画作品。山岗上亭亭玉立的白桦,刚刚吐出翠绿的嫩芽,让我联想到俄罗斯大画家列维坦笔下那些超拔的白桦。偶尔,还能看见松树、冷杉、柞树下面的琥珀杜鹃,翘着浅黄、淡粉的脸庞,迎着阳光微笑,它们有意拉着春风的裙摆,让她慢些走过,让自己享受沐浴,让春意于这里多多流连。

  第三极——上山肩。这里,大片的紫松墨柏肃穆挺立。一丛丛的岳桦林,在山坳里拥裹着坚挺的山腰,在山脊风口前匍地而卧,用顽强的枝干护佑着险些被狂风掠走的泥土……从低处往上看,这些兵阵般的岳桦林,坚韧刚毅、生机勃然。它们伸向天空粗细不等的枝,正像泰戈尔的诗所写,是“长在天空的根”。岳桦抵御高海拔最酷烈的风,代价是牺牲苗条的身姿,以扭转的形体,坚强地赢得生存的权利。岳桦弯下腰身,发现自己与土地接近了,与根下残雪相融了。岳桦林借以向肥沃的土地倾诉衷肠,向温润的白雪表达恋情,向醒来的山川坦陈锐气,与松、柏、杉、柞相唱和,渴望畅饮满山朝露。

  在这寒暖对接的山肩上,漫山的森林、遍野的植物都在努力着,探索自我的生存空间,以立求存、以小拓大……这葳葳蕤蕤的长白山,传递着照亮心灵的信号:在磨砺中坚守,是自然与人类立身立命的法则。

  第四极——临巅悟池。站在山巅之上,我看到山峰侧翼,所有的树木草丛都跳跃着蓝白色的冬之火焰。此刻,我眼前矗立的白云峰,拥揽着世界海拔最高火山湖——天池,俯瞰这片银蓝色的冰湖,它像与太阳辉映对话的明镜,银光闪发。我在长白之巅的夏日,在火山岩石的丛围中,在风刀刺骨的寒冷中,体验着没有植物、没有绿色、没有飞鸟、没有苍鹰的高与冷,我周围林立的那些高傲沉默的山脉,在一条条、一片片、一圈圈白雪的装扮下,精彩纷呈,活灵活现。

  六月的山巅,春与雪共融。在离主峰不足百米的雪坡下,山体的缝隙下面,我看到一溪亮亮的雪水正轻轻流淌,听似无声无息,看似灵动激越,匆匆奔向坡下银蓝如盖的天池。我突然想到,这淙淙汇流的小溪——就是松花江、鸭绿江、图们江三条大江的源头,它们从小到大,从雪溪到江河,一路千万里,不知不觉中,就把东北山川大地灌溉。

  这白茫茫的群山,秘藏着人类生生不息的福祉。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