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瞭望 >>作家瞭望 >> 赵全生:览方方《武汉日记》之感悟
详细内容

赵全生:览方方《武汉日记》之感悟

时间:2020-04-16     作者:赵全生【原创】   阅读

4月11日媒体消息称,湖北原作协主席方方《武汉日记》英文版将由世界最大的出版社之一、美国哈珀柯林斯出版社于今年8月18日出版,在国内引起强烈反响。我近日上网搜看了方方的《武汉日记》,颇有感悟,现写出来,与朋友们分享。


首先,方方的日记是真实地记录了她在武汉封城期间所见所闻所感所思的。她的日记符合日记体要求,即按照封城时间顺序实录当下的生活和社会。我们要窥见真实,就必须将其日记分开来看,即前20篇她发挥想象、胡篇乱造、暗藏杀机、字里行间极尽指责诽谤污蔑之能事;后40篇章的确是充满正能量、高扬主旋律,正如方方自己在4月11日公开接受采访时说的:“因为我很详细地写到了后期湖北换帅之后的各种举措。写到了疫情是怎样得到有力的控制的。写了方舱医院,写了下沉干部,更写到了医护人员、志愿者、建设者们是如何努力的,以及武汉九百万市民是如何坚守的。这些人如果看了我的日记,会明明白白地看到中国抗疫成功的经验。我的日记中,绝非极左分子曲意解读的所谓中国负面的事,卖惨的事,等等。他们的断章取义,让那些没有读我作品和根本不读书的人相信了这些。而实际上,我里面有无数的中国的抗疫经验。国外出这本书,岂不正好是推广中国式经验的好方,我在此不举例证明。但她后边说的“绝非极左分子曲意解读的所谓中国负面的事,卖惨的事,等等。他们的断章取义,让那些没有读我作品和根本不读书的人相信了这些”,这完全是自我开脱、闭着眼睛说瞎话吗?关于方方日记中正面记述,有兴趣的读者可上网搜看。是不是瞎说,请朋友们看我下边的分析论证。

其次,方方的日记中的一些素材确有道听途说的成分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试举例证明,例证之一:她在正月初六(1月30日)的日记中写道:“残酷的现实依然摆在眼前。起床后,看信息。一个农民夜半三更被挡在土墙外不让通过。无论如何求情,守路人都不让过。在这样寒冷的深夜,那个农民最后去了哪儿呢?非常让人揪心。执行防疫规定固然不错,但是不能执行得连基本人性都没有了呀。为什么我们的层层官员都可以把一纸文件教条化成这样?只需一个人戴着口罩,把农民引到一间空房里,隔离居住一夜,不就可以了吗?又看到,一个脑瘫儿童,因父亲隔离,只能一人在家独居五天,由此饿死。”大家可以看到,她的这些记录是来自于手机信息,现在手机信息真假莫辨、鱼龙混杂。方方在未核实的情况下就写在日记中,现在要在美国出版发行,让别有用心的美国政客看了有何想法?难道交给美国政客去鉴别真假吗?例证之二:她在正月初七(1月31日)的日记中写道:“听说,有好几个湖北官员己被感染,并且也己有人去世。”请问方方,哪几个湖北官员死了?有具体的人名吗?她没有给出下文。例证之三:她在正月初十(2月3日)的日记中写道:“今天还有个视频,是一家人过桥。桥这边是重庆,过了桥是贵州。夫妇俩带着一个或两个孩子(没看清)。男人是重庆的,女人是贵州的。车出重庆,过桥即贵州界。结果,贵州不让男人进,说贵州女人可以回家,但重庆男人不能进来。男人只好驱车返回。而重庆这边说,你们己经出了重庆,男人可以回家,但女人不能进来。开车的男人说,前面不让去,后面不让回,难道我在桥上生活?这是一个让人啼笑皆非的视频。”朋友们看,这连她自己在日记中都认定是搞笑的小视频,是一个八卦笑话,怎么能写到日记中,又怎么让美国人看呢?例证之四:她在正月十一(2月4日)的日记中写道:“想起SARS那年,三月,正是在SARS扩散而官方隐瞒的日子。”2003年非典期间的3月官方隐瞒SARS扩散?方方的记性真好,文学水平真高,在此轻松一写,就一下子涂黑中国政府17年,让美国人说:看,中国政府一直以来就干隐瞒的事!例证之五:她在正月十三(2月6日)的日记中写道:“大家关注的方舱医院己经正式开始使用。一些进去的病人有视频图片和文字出来。有人认为条件太差,亦有牢骚,诸如此类。”这是典型的断章取义,请问方方,哪个人嫌条件太差?谁个发牢骚来?这是在丑化善良坚韧的武汉人民。

第三,方方的日记中以一个皇太后的身份经常教训批评指责政府官员。这方面的例子很多,我选几个让大家好好看看。例证之一:她在正月初二(1月26日)的日记中写道:“三个官员的神情,充满沮丧疲惫,频频出错,说明内心也乱。其实也很可怜。他们应该也有家人在汉,他们的自责我相信是真的。事情究竟怎么会走到这步,事后复盘,自然得知。武汉官方前期对疫情的轻慢和封城前后官员们的手足无措,造成了百姓巨大的惶恐,给所有武汉人带来伤害,这些我会在文章写细写。但现在我想说的是,湖北官员的表现其实是中国官员平均水平的表现。并不是他们比其他官员更差,而是他们的运气更差。官员们历来按文件做事,一但没有文件,他们就六神无主。这次事件如在同一时间落在别的省里,那些官员的表现,不会比湖北的更好。官场逆淘汰的恶果、空讲政治正确而不实事求是的恶果、不让人讲真话不准媒体报道真相的恶果,我们都会一一品尝到。武汉抢前争先,只不过先吃了一个大的而已。”看到了吧,在这里,方方看似在直接批评贬损湖北几个官员,实际上给全国所有的领导干部都抹上了灰——“湖北官员的表现其实是中国官员平均水平的表现。并不是他们比其他官员更差,而是他们的运气更差。官员们历来按文件做事,一但没有文件,他们就六神无主。这次事件如在同一时间落在别的省里,那些官员的表现,不会比湖北的更好。”这个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曾经当过湖北作协主席的方方,真是文笔老辣,她在这里以表扬湖北官员的口气来贬低全中国其他各地的官员。请问大作家方方,你不是一辈子就在湖北混了混(也不知道凭什么关系或特殊资源混到省作协主席、厅级干部位置)。你见过其他地方官员的表现吗?且不说我们的张文宏医生曾大力赞扬“上海防控疫情做得最好”,浙江领导干部做得更是富有创新精神且有先见之明,正因为浙江搞得好,我们习近平总书记3月29日至4月1日专门到浙江考察,对浙江干部群众的干事创业精神给予充分肯定。今年4月1日上午习总书记与浙江党员干部座谈话别时,深有感触地说:“这次来调研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看到浙江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部分己出现正常繁荣景象,干部群众状态心态都比较好,感到很高兴。”我本人也是干部队伍中的一员,我从来没有“一但没有文件就六神无主”的情形,方方这样写,简直是对全国开拓创新、担当作为的干部的污蔑!不知道其他干部看了如何,我坚决不接受方方这种贬低式的污蔑。如有机会,我会将方方告上法庭,希望国家法律给方方一记耳光,还全国广大干部一个清白。“空讲政治正确而不实事求是、不让人讲真话不准媒体报道真相”,请问方方,哪个领导干部和部门是这样的?谁“只空讲政治正确而不实事求是”?谁又“不让人讲真话不准媒体报导真相”?你真是血口喷人、满嘴喷粪!例证之二:她在正月初五(1月29日)的日记中写道:“我一直跟朋友们说,走到今天,可以清晰地看到人祸的比重。复盘之后,那些渎职者,一个也不宽恕,一个也不放过。”看了这个老女人写的这些如利箭般的文字,就如同是一个白毛魔女张牙舞爪,一边凶目怒吼,一边正要吃人,一幅面目狰狞、凶神恶煞之相。例证之三:她在正月初六(1月30日)的日记中写道:“网络从昨天到今天疯传的是关于专家来汉时的表现。是的,那些养尊处优、掉以轻心的专家,当他们轻率地告诉人们‘人不传人’‘可防可控’这个结论时,他们就己经犯下滔天大罪。如果尚有良知,如果能看到那些正在受苦受难的百姓现状,心里应该会有负罪感吧?自然,湖北的主政官员,承担的本是守土安民之责。现在土未守民不安,他们怎么会没有责任?疫情至此,必是多方合力的结果。他们根本没有推诿的余地……唉,中国人一向不喜欢认错,也没有多少忏悔意识,更不会轻易产生负罪感。”这是一段将她精心准备的所有脏水都倾倒下来的立体开火、一起打击的文字。其一,她的依据又是网络,未经证实,缺乏真实性。其二,她把专家拉进来一并教训,专家只说了一句“人不传人、可防可控”“就己经犯下滔天大罪”,方方对专家大有置之死地而后快的恶意。其三,她在给湖北主政官员抽鞭子。关于这一点到是客观,她说的是当时的湖北主政官员(大家应该知道谁)不守土尽责,后来中央不是将湖北主政官员换了吗?况且他们是不是守土尽责这应该由人民说、由党和政府管,轮上你方方在此说三道四吗?例证之四:她在正月十二(2月5日)日记中写道:“我记录下这些细碎,是要告诉那些有罪的人们:不是只有死者和病人承受了灾难,我们所有的普通人,都在为这场人祸付出代价。”善良的国人们,我的兄弟姐妹们,你们都看到了吧?方方把这场自然界报复人类的疫情武断地定性为“人祸”,而“人祸”的主体必然是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湖北武汉的领导干部,这是在为特朗普甩锅中国、把病毒写成“中国病毒”造势,怪不得昨天一视频称她为“叛徒”,我把她定性为“卖国贼”十分准确,一点也不冤枉!例证之五:她在正月十七(2月10日)日记中写道:“而更让我心碎的,是我的医生朋友传来一张图片。这让前些天的悲怆感,再度狠狠袭来。照片上,是殡葬馆扔得满地的无主手机,而他们的主人全已化为灰烬。不说了。”方方的日记是在鼓舞全国人民的士气吗?她在暴露不幸感染病死者的惨状,是在打击武汉人民、湖北人民乃至全国人民的抗疫情信心,是直接与习总书记提出的“坚定信心”的防控疫情方针对着干。针对方方这段话当时作家郭松民就有评论:“方方女士不愧是著名作家,果然厉害,出手不凡,寥寥几笔,就勾画了一幅类似奥斯维辛焚尸炉的情景。”难道说武汉一些人民因遭遇新冠袭击而不幸病逝,在作家方方笔下的武汉就成了奥斯维辛集中营?这客观吗?真实吗?中国是奥斯维辛集中营,美国是什么?英国又是什么?法国是什么?意大利是什么?你为什么不去描绘别国的凄凉悲惨情景呢?你描绘一下看这些国家会怎样对你感恩戴德?

针对方方本人及国内一些人所谓的公允者认为方方日记在美国出版不会出现什么恶果,笔者下边帮助全国同胞们冷静客观地疏理一下方方在美国出版日记犯了那些错:

第一,方方犯了认贼作父、投敌求荣的严重错误。方方在日记中的确巧妙地“揭露”了我们党决策的失误(“但是,没料到现今武汉发生如此严重的事件。导致武汉成为全国的中心,导致封城,导致武汉人到处被嫌弃,也导致我被封在城里。”见方方正月初一、也即1月25日的日记——这是在指责抱怨党做出的封城决策),严重批评政府的慢作为不作为乱作为以及一些初期武汉如人间地狱般的混乱悲惨,而这,被我们中国和中国人民的敌人、别有用心的美国政客看到了。在方方授权下,我们大家公认的敌人——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帝国主义、彻头彻尾反红色中国的特朗普总统,现要积极主动、认真负责地为方方出版日记。这是典型的认贼作父、投敌求荣之行径。这就如杨白劳家与黄世仁家(看过《白毛女》吧?)有世仇,而杨家的女儿却要主动嫁给黄世仁做小老婆。方方现在把自己辛勤劳动的成果,可把《武汉日记》比作她生的女儿,主动授权给美国出版发行,就如同杨白劳的女儿(我只是为了大家好理解打比方,与喜儿无关)主动嫁给恶霸地主黄世仁一样。这样比喻,我想大家明白了吧?

第二,方方犯了法理中的主动交待事实、让美国找到铁证的错误。我们知道,假如某某杀人犯杀了一个人,这是尽人皆知、公开的事,我们国家公检法要将其做成永不得翻的铁案,需要反复审问、现场勘察以及有人证、物证、旁证以及鉴定化验等大量工作外,有一项工作必不可少,那就是杀人犯自己亲口说、亲自写并签字画押的供词。如果美国以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将来要起诉中国,方方的日记就相当于“杀人犯的供词”。这就是为什么美国人得到方方的日记如获至宝、欣喜若狂。美国意欲何为,难道说方方你不知道吗?难道说那些挺方方者看不出来吗?你们装什么糊涂?还有一个例证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每年都出关于美国侵犯人权的报告,报告的主要事例及数据均来自美国自己媒体的有关报道或政府官员的讲话。我们中国这样做,难道美国恶毒攻击中国的时候不会引证方方的日记吗?这是一定会发生的、显而易见的事实。

第三,方方犯了不尊重科学硬把新冠肺炎病毒说成人祸的错误。自从人类出现了新冠病毒肺炎,中国的科学家,如钟南山团队、李兰娟团队、武汉石正丽团队以及世界包括美国在内的科学家都在千方百计探寻源头。现在一致认为,新冠病毒肺炎是自然造成的,是天灾,非人祸。而方方在日记中一再说武汉发生新冠病毒肺炎袭击是人祸,方方所说的人祸,说白了就是我们各级领导干部的官僚主义、形式主义作风以及脱离群众等现象。这要指个别领导干部还可以,倘若强加于全体,那简直是污蔑!方方的观点与科学家的科学分析判断背道而驰!这已经在后来的事态发展中得到证明,为什么方方不作改动,要原汁原味奉献给美国?有关方方日记中说是新冠病毒肺炎袭击是人祸的例子前面举过,在此不再赘述。


技术支持: 木同网络 | 管理登录